姚南一见方玉曦露面,立刻笑了起来,拉着方玉曦就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用最简单的语言叙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事发突然,当时谁都没有料到耕田的牛会突然的发狂,猝不及防之下一连伤了六个人,有轻伤的有重伤的,那满地的鲜血就在眼前湮开,真是太可怕了。

    孙青云为了保护身边的一个村民被牛在胳膊上顶出了一个大洞,如今流血不止,情况危急,他真是吓坏了。

    别人都有家人照顾着,就是孙老爷子一个人救人受伤了,也没有人照顾过问一下,要不是他和聂安诚在旁边照顾着,孙老爷子这血都要流光了怕是也没有人管,他们没有办法止血,只能来找曦曦了,希望曦曦这儿有止血药

    “怎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

    方玉曦大惊,这会儿不用姚南着急让她找药了,她自己先急了起来,孙老爷子算是她的武术师傅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孙老爷子才五十出头,可常年战场的生活让他的身体很不好,到处都是伤痛,现在又被伤的这么重,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方玉曦着急的回到了堂屋将医药箱给翻找了出来,着急忙慌的跟着姚南一起离开,她不去亲眼看看怎么能成。

    一路上方玉曦听着姚南将事情的经过都详细的说了一遍,才知道原来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条红裤衩。

    今天的风很大,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不知谁家的一个红色大裤衩给吹跑了,偏偏这大裤衩晃晃悠悠的飞到了这耕牛的面前,这又如何能怪牛发疯伤人。

    当时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指着那晃晃悠悠的红裤衩笑呢,笑谁家的女人内里这么放得开穿这么风骚的红裤衩,开些有颜色的玩笑。

    谁知道下一刻身边的牛就发起了狂,猝不及防之下一连撞伤了六人,牛也掉到了沟里摔断了两条腿活不下去了,场面一度失控,惨烈的很。

    方玉曦带着药箱来的时候,六个受伤的人三个伤口太重,躺在铺了被褥的马车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疼的麻木了,其他三人轻伤,也坐上了马车,也准备跟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毕竟刚刚那么危险,众人都顾着人去了,那跌入沟里断腿了的耕牛都没来的及处理。

    “药来了!药来了!止血药来了!”

    方玉曦也顾不得受伤村民的亲属们哭天抹泪的声音,也没有管那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冲着人群一边喊一边挤,挤进了人群中心,身上的药箱也解下来递给了一直在照顾病人的杜医生的手上,在专业人士的手里比在她的手里有用

    “曦丫头太好了!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去你家里抓人了!你带了些什么药?”

    方玉曦一出声,立刻招来了大家的眼神,杜医生是最高兴的,快步跑了上去接过了方玉曦的药箱就翻找了起来,他真是等的太焦急了。

    “上次你给我的那种止血的药粉带了没有?他们的伤口太重了,创面太大太深,要是没有你的那种药粉,是止不住血的。”

    杜医生一把接过方玉曦的药箱立刻就蹲在地上打开了翻看,自从上次牛棚塌了之后,他得了方玉曦那效果非常好的药物,杜医生就对方玉曦的那个小药箱情有独钟,他发现村里这个曦丫头实在是真人不露相啊。

    村里谁不可怜她失去了亲生父母,没有半个亲戚,只能自己一个小孤女活着,见着谁也挺不起腰来,不知道多少人打她的主意,一个人活着谁都能踩一脚。

    可是她愣是在她爸去了没多久就快速的找到了个干部亲戚得以庇护,让所有人都不能欺负了她,后来又做了糕点卖给供销社这门生意,赚了钱养活了自己,不知道羡慕嫉妒了多少人。

    还有这么难弄药效又好的药她都能弄来,他是很早就确定了,曦丫头这个姑娘不简单,村里怕是要出一只金凤凰呢。

    这次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第一个就是想到曦丫头手里的药了,他知道,就是整个卫生所也没有曦丫头那儿那么多的好药,有了这些药,他有信心让这些人都坚持到医院还不晚。

    “带了带了,家里的药我都带来了,正好上次我弄到了不少止血药,正好可以用上。”

    方玉曦连连点头,她还没有看清楚重伤的人是怎么样的,可是看着马车周围到处都是暗黑色的血迹,就连马车上都到处是血迹斑斑的就知道一定伤的不轻,心中庆幸,刚刚多放了一些止血药和消炎药在,只希望这些药能有用。

    看这样子被牛伤了的六个人都是男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养活着全家呢,这要是出事,留下孤儿寡母的一家子都要去死了,因此她是真希望这些药能救活这些人,他们对他们的家庭实在是太重要了。

    “曦丫头来!帮我!”

    拿到了药杜医生也不多说,连忙将可以用的药都给拿出来,利落的给几人上药包扎,需要有人帮助,还叫着有些医疗知识的方玉曦来帮忙。

    方玉曦也不矫情,撸起了袖子又给自己套上了一双医疗手套才上去帮忙,这条件太简陋了,她不能再增加细菌,增加伤口感染的可能性了。

    在杜医生和方玉曦两人的合力救助之下,三个重伤人员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被送到了县里的医院抢救,因为伤口处理的好,止血也很好,所以三个人来到医院总算是还有救。

    而方玉曦也有心思好好照顾孙青云这个几个伤患中最形单影只的人了,看着头花都已经花白,身上的衣服还沾满了暗红色血迹,脸色有些萎靡的孙青云,方玉曦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曾经浴血奋战过的英雄,如今英雄迟暮,却落得如今这般的落魄,受伤了也只有她和聂安诚这两个外人陪着,实在是凄凉。

    “嘿嘿!曦丫头你也别哭啊,以前你孙爷爷打仗的时候什么样的伤没有受过,现在就这么一个洞,流点血,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一副很严重的样子,我看了不喜欢,你要是真心疼我,等我回去多给我做两次红烧肉,再给我上两瓶好酒,丫头你做的红烧肉那可是一绝啊!”

    孙青云再怎么曾经英勇,如今也不过是个步入黄昏的老人,流了这么多血,他早已经精神不济了,可是看着方玉曦那红着的眼眶,泪珠子就要掉下来的样子,还是打起了精神和方玉曦说笑,表现出自己还是很强悍的样子来,手里还端着杯浓浓的红糖水补血呢。

    方玉曦哭笑不得的看着孙青云嘴唇都白了还强打起精神不让她担心,真是…真是个不可爱的老头子。

    “那可不行,老同志你现在身上有伤,可不能吃红烧肉那样油腻的东西,酒更是不可以沾,可以做点清淡的东西吃,要不这伤可是有的你受了。”

    给孙青云处理的伤口的医生听到了两人的话,立刻加入了进去,虽然他很怀疑这几个穿着都不怎么样的人能吃上红烧肉这种大荤的菜肴,但是该有的医嘱他还是要吩咐的,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行的。

    “呵呵,人家医生说的对,现在你是别想红烧肉和好酒了,等你的伤好了,我给你做东坡肉,比红烧肉更好吃,再给你弄上两瓶我酿的好酒,保管你满意,不过你养伤的期间要好好听医生的话才行。”

    方玉曦听着医生的话也呵呵的笑了起来,这老爷子伤的这么重还想着吃,真是够可以的,东坡肉是她最拿手的菜肴之一了,她可是很少亮出来,用这个做大萝卜吊在老爷子的面前,不愁老爷子不听话。

    “哎呀!曦丫头你这说的,我现在就馋了。”听着医生的话,孙青云苦着一张脸,一把年纪了,他就这点小爱好,这下要忌口了,太痛苦了!

    “孙爷爷你也不用着急,曦曦的手艺好,就是清淡的也能给你做的好吃爱吃,您快点好起来才是真的,今天您这一受伤,可把我们大家都给吓坏了,您以后可再不能这样了,您多大年纪,那些人多大年纪,您这次做的太莽撞了,这一次可真是吓人。”

    聂安诚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时候都还馋嘴的孙青云老爷子,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好,老小孩老小孩,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逞强。

    去年因为三位伟人的去世,孙老爷子几人受到的打击一次比一次大,还病了好几场,身体比之前更不好了,他们天天上山下水的,有点好吃都给几个老爷子老太太送去,就是想让他们将身体给养好,他们自己倒是瘦了不少,好不容易这几位身体有了好转,这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他是真担心孙爷爷的身体。

    “哎呀,小聂总是这样一板一眼的,小心以后娶不到媳妇儿。”孙青云面对聂安诚那一板一眼的样子头疼闭眼,这个小辈一点都不敬老,一点都不可爱。

    “好了,你这个伤不重,只是被顶出个洞来,没有伤到筋骨,只要好好修养,不要沾水,伤口不发炎,两个月也就能痊愈了,不过老同志你的身体底子不好,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才是啊。”

    闹哄哄的送来六个人,还有一个肚子都被挑破了,医生也知道这些人是被牛给伤了,都是些贫苦的乡下人,对于他们来说修养和营养品那是很奢侈的东西,不过作为医生,他还是要嘱咐两句,这伤口创面大,要真弄不好这真是要出人命的,不过看着这两个字字都透着关怀的小辈,他又有些放心的,这老爷子是个有福气的,有这么好的孙子孙女,医生这是将他们错人成一家人了。

    “行!医生你给我说说有什么忌口,有什么可以吃,我都记一下,看看能不能弄到。”方玉曦点点头,随身掏出了一个一叠便利贴和一支圆珠笔问起了医生要注意的事项,其他伤员都有家人照顾,孙老爷子也就靠他们这几个小辈了,有他们在,也不会让老爷子缺了需要的营养的。

    上好了药,两人扶着老爷子一起来到了手术室门口,大家都在这儿会和呢,村里还有两个伤的重的,一个肚子破了个洞,一个肋骨都断了三根,这会儿都在手术室抢救呢,村长刘建国正蹲在手术室的门口捏着烟杆子一脸的愁苦。

    刘建国这个时候那是一个愁啊,愁得差点白了头,要不是这医院有规矩不能抽烟,这会儿他能抽的整个过道都是烟熏火燎的。

    这村里没有多少钱啊!那三个还好说,轻伤,用不了几个药钱,可这三个两个都进了手术室了,这伤势可是严重了去了,这一趟来,没个几百块钱那是出不去啊,就他们村里,一年到头全村人都才几千块钱,分摊到每个人身上,好多人一百块都没有呢,这药费都这么多,这可是咋整啊。

    这钱花太多这还是小事,更大的事情是这两个人还能不能活了?那伤口忒严重了,那血哗啦啦的流,那肚子都开了洞了,骨头都断了,这要是人救不回来了可咋办!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咋跟村民们交代!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都像是大石头压在胸口,他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村长怎么样了?二毛叔和木根叔他们还好么?医生出来了吗?”

    方玉曦扶着孙青云找了过来,一眼就看到几个垂头丧气身上气息低迷的人,连忙上前询问,那两个人的伤势好重,一个不慎就要命,这时候条件落后,她是真担心这两人撑不下去。

    “哦曦丫头回来了,这…这还没出来呢,进去了这会儿子了,也没有个人出来说说,也不知道里面是个啥情况,我们这也着急的很。”

    “对了孙老爷子咋样了?还好吧?手上那伤是个啥情况,严重不严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